西塘旅游景点之五姑娘的传说

时间:13-03-10 栏目:西塘景点, 西塘游记 来源:http://www.ly750.com 评论:0 点击: 1,701 次

分享按钮

西塘旅游景点之五姑娘的传说,1954年,在浙江省首届民间音乐舞蹈会演中,以沈少泉为领唱的,有七人组成的田歌班,演唱了田歌《五姑娘》,那小河流水般节奏自由,悠扬悦耳,娓娓动听的歌声,简直把观众带到了青翠碧绿的水乡田野上。那五姑娘与徐阿天纯真的爱情和悲惨的遭遇,又赢得了多少观众的同情和感叹。此后,大型越剧《五姑娘》诞生了,并到北京参加了国庆十周年的献演。接着,有十余个地方剧种移植了《五姑娘》。田歌,在嘉善源远流长。每到蝉呜初歇,流萤闪闪的夏夜,阵阵田歌声就会从一个个纳凉农民口中自然飞出;每当新秧初绿,春光旖旎之时,首首田歌就在阡陌间飘荡……唱短篇,唱中篇,更喜唱长篇。或三人、或五人、或七人,自成一班。有领唱,有和唱。那四句、八句的短歌,犹如枝头的小鸟呢喃,象岸边细浪低吟;那洋洋洒洒的百句、千句的中篇,象春风绵绵,象稻浪滚滚。有的一问一答,借物比兴,有的十二月伴花名,自成一体……一首首田歌,都真切地反映了当地农民群众的苦难和希望。高亢处嘹亮激昂,低回时缠绵悱恻;有的以歌当话,如诉心曲;有的如小河流水,欢乐的叮冬中有凄切的呜咽……相传在很久以前的江南一带,由于天荒地自,到处毒蛇狂舞。特别是农民在耘田时,因双脚要跪在下面,面带罩具,因而很难看清秧苗的行距,两手只得瞎摸,时时会碰到赤练蛇,有时咬伤人,有时致人于死命,闹得于活很不安宁。这一带有几个聪明的农民,为了防止这种毒蛇的残害,就在耘田时高声喊叫,想把毒蛇吓跑。有的识字的农民根据古书上一些精采文章的题目、大意,经过自己头脑的加工,形成了一种通俗、流畅、易懂、易记、易唱的歌,并且每一节都有一只有趣的故事,在广大佃农中广泛流传。大家你一句、我一言地对唱着。有的是一人起头唱一句,其余的人跟着此人重唱这一句;也有的是好几十人对唱轮唱的。接二连三的歌声,震动附近田野,也惊动了毒蛇。当毒蛇潜伏在秧苗内,听到这声音,便惶恐地逃跑了。唱歌既防御了毒蛇,又丰富了广大农民的田间生活。所以唱田歌的人越来越多。《五姑娘》可以说是嘉善田歌的代表。它在嘉善县农村几乎是家喻户晓,能唱《五姑娘》的何止千人!传说,五姑娘与徐阿天的爱情悲剧发生在清朝咸丰年间。 五姑娘的家在嘉善县洪溪乡塘东村方家浜。她姓杨,父母早亡,家里只有一个哥哥叫金元。因她排行第五,所以叫五姑娘。徐阿天家住下甸庙乡窑岸村东浜,与方家浜相距三里地。他原姓蒋,因为哥哥姐姐出生后就死去,父母就把他过继给一户姓徐的人家,改为姓徐。他家中贫困,以做长工为生。十八岁那年,经人介绍来到杨金元家,在讲工钿时,他与杨金元发生了争执。争执声惊动了杨金元的妹妹五姑娘。五姑娘隔窗一看,立刻产生了一个主意。原来,徐阿天生得眉清目秀、五官端正,而且农活件件精通。据说他捻河泥时,河水可以不会沾染脚上的白布袜。同时还能唱一口好田歌,附近一带很有点小名气。徐阿天上一年在对河的陈家浜做长工时,五姑娘到河边淘米洗菜,隔着江经常见到,心中早有爱慕之情。现在,五姑娘见哥哥克扣徐阿天的工钿,深怕徐阿天生气不做,就急急忙忙走出来,手托了两碗茶,一碗给哥哥,一碗给阿天。给阿天的那碗,在盖碗底下放着两个白洋钿,示意阿天留下。阿天是个聪明人,对五姑娘也早有好感,心中有数,就留下来。阳春三月,桃红柳绿,方家浜隔壁的林家埭举行一年一度的庙会。周围各村男女老少都去看庙会,五姑娘却装病与徐阿天躲在房中叙私情。五姑娘盛饭时,把剥好的白焐蛋藏在阿天的碗底里,夏天吃西瓜,把最好的西瓜放在阿天的枕头边;做点心时把糯米做的白糖馅团子送到阿天做活的田横头……有一次,杨金元突然在临近中午时从洪溪镇上回来,肚子饿了拿起桌上的饭碗就吃。谁知,饭底下有两只白焐蛋,他知道了这里面的蹊跷。这下,杨金元拿出一把刀,一根绳子,关紧了大门,让五姑娘自己挑选粱上死还是刀上死。五姑娘不愿死,她要活,要和徐阿天一起活着。她想与阿天一道逃走,但是阿天不见了,被她哥哥赶走了。五姑娘悲痛地呼喊:“阿天,快快来吧!”当徐阿天得讯赶到半路时,杨金元已紧闭着大门,把五姑娘活活地勒死了!五姑娘死后,徐阿天化装成一个挑换糖担的卖糖人,半夜里把五姑娘的灵位偷走,供在自己家里。杨金元知道后,又下狠心打断了徐阿天的脚筋。徐阿天丧失了劳动力,只得摇“敲梆船”沿村讨饭,最后在忧伤和贫病中死去。当五姑娘死时,一个姓顾的裁缝师傅,被杨家叫去替五姑娘做落材衣,知道了五姑娘的遭遇,深感同情。顾裁缝又是个有名的田歌手,就用“十二月花名”的形式,唱出了田歌《五姑娘》。于是,很快就传开了。一百多年来,不仅在嘉善农村家喻户晓,还流传到毗邻的嘉兴、平湖、吴江、青浦等县。如今,五姑娘家乡的农民,大家还都记得五姑娘。虽然五姑娘的住房在二十年前已全部拆除了,但老人们依然能清楚地指出哪是正屋地基,哪是侧屋地基。窑岸村东浜还存在徐阿天那问破旧矮小的住房。虽然屋主数易,但旧屋仍在。现在,这问破屋的前后左右均是当地农民盖的新楼,突出地反映了两重社会两重天。正如徐阿天的同族后代人,居住在大舜乡三成村的蒋兰宝老妈妈所说:“徐阿天要是生在新社会,他就能同五姑娘结婚了!”

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声明: 本文由( admin )原创编译,转载请保留链接: 一个人的旅行,孤单的背影

http://www.ly750.com/257

一个人的旅行,孤单的背影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
------====== 本站公告 ======------
到西塘的驴友们欢迎加入到西塘旅游攻略QQ群:226014975
友情链接请联系qq:996293625

读者排行